2018年12月29日 星期六

人間本來是有情

記得在亞視工作時,曾播過高志森、杜國威以「梁蘇記遮廠」為背景的舞台劇《人間有情》,收視奇高。後來還拍成電影、電視劇,都是票房、口碑不俗的作品。《我和殭屍有個約會2》主題曲《假如真的再有約會》有一句歌詞「人間本來應該是有情」。「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情」這個字,往往支配了我們的一生。
 
上周,我和黃守東又出動,去到香港演藝學院為他們學位班的基礎文化課程,分享「危機管理及傳媒關係」。這是透過圖書館館長凌女士安排的,他們還為我們起了這個充滿詩意,極有深度想像空間的標題「人間本來是有情」。
 
每次到不同的校園分享,看見一批批充滿青春活力的學生,也使自己回想讀書時的青葱歲月,總有揮之不去的淡淡哀愁。那時的無憂無慮,單純一片,與出來工作時結交的朋友,總有點不一樣的情懷。記得中學時的校訓是「至善至正」,浸會傳理系的院訓則是「唯真為善」;我覺得二者總有異曲同工之妙,這兩句也是我人生的座右銘。
 
「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褻慢人的座位」,也常常警惕著自己。我有幾個小學的同學,到現在還是最要好的朋友,真是「似水流年,情懷未變」。有時還有些衝動,想找回一起上幼稚園的同學,但就算利用社交媒體對上了,自己真不記得幼稚園時代的一點一滴,那又有什麼意義呢?
 
「危機管理」與「傳媒關係」到底又與這個「情」字又有什麼關係呢?其實我們待人接物,或工作或做生意,也是與不同的人、群體接觸的;只要我們能以真情對待每一事、每一人,很多事情必能迎刃而解。我亦深信「世間本來是有情」,只是我們被太多私慾所蒙蔽,掩蓋了我們根本的素質,所以我深信「不忘初心,方見始終」。公關、危機,關鍵也在乎自己怎樣與人相處,面對困難時怎様不忘初心,怎樣堅持,到最後總會有些轉機的。
 
其實我們的生活,天天都充滿危機,只在乎我們是否敏感?是否重視?是否以喜樂平常心面對?「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在這送舊迎新的當兒,祝福大家懂得如何面對危機,如何常常喜樂,堅守心中的相信:「人間本來是有情」!
 
 

2018年11月18日 星期日

馬勒$200

我可說是香港管弦樂團的常客,捧場已經有四十多年了。記得1976年我修讀了一科音樂欣賞(music appreciation) ,導師要我們每週聽一場音樂會,並且要寫聽後報告,我也膽粗粗的寫起「樂評」來。那時香港管弦樂團剛轉為政府資助職業化樂團不久,故一有演出,我便觀賞。有時樂季一開,便購買套票,如是者,一晃便是幾十年,也培養起我對古典音樂喜愛的興趣。 
1982年,我在富才製作公司擔任陳家瑛助導時,關正傑第一個演唱會,是與香港管弦樂團合作的,亦開創了古典與流行音樂相結合的先河。那時仍未有紅磡體育館,在伊館這場演出,也可說是破天荒,全是日籍專家做燈光及音響設計,莊重大氣的舞台,襯托出歌者與管弦樂團的典雅。由於我要追音樂總監兼指揮顧家輝的總譜及徐日勤的分譜,然後便與香港管弦樂團溝通,并安排一切綵排及演出事宜。由於這是香港管弦樂團與流行歌手合作的第一次,故對音響、燈光及麥克風的安排都很重視,節目當中還保留了幾段由香港管弦樂團演奏的環節,亦延長了改編自「梁山伯與祝英台小提琴協奏曲」的「恨綿綿」中間過場音樂,讓管弦樂團表演;也引進了當時一對年輕芭蕾舞者馮雲黛與伍宇烈在過場中跳舞,如今兩人都是響噹噹的名人及編舞家。對我來説,這是一次畢生難忘的演出經驗。
 
四十五個樂季以來,香港管弦樂團也換過多位音樂總監,亦在推動古典音樂普及化不遺餘力,像多年舉行免費露天音樂會「Symphony Under The Stars」,無數次與流行歌手及作曲家合作,又在商場、廣場免費演出,亦有幾年嘗試周五舉辦晚九時開場的輕音樂,樂手改穿T恤牛仔褲,以及今年及明年搞了各兩場馬勒$200的演出,所有門票劃一普及價港幣200元,都算是別出心裁的創意。
 
剛過去的周五,我聽了馬勒$200的「第七交響曲」,可説是座無虛席,連背台的座位都坐上不少觀眾。而觀眾的欣賞水平亦大大提高,除了第一樂章完後仍有極少數觀眾在鼓掌外,其他樂章中間的停頓,都沒有人再鼓掌了。期待本周六即11月24日在中環海濱的「港樂·星夜·交響曲」,可以讓香港市民感受到古典的浪漫,原來聽管弦樂團可以很好玩,增添生活的情趣!
 
「人生太苦了,讓我們在茶𥚃放一點糖吧!」願古典音樂,能夠成為你的心靈鷄湯。期待很快與你在音樂廳相遇!



創意與傳理

剛去參加了香港城市大學媒體與傳播系的十周年慶典活動,並組織了一個有關大數據與大專傳播教育的論壇,來自辦有傳播系的中、港、台地區的主要高等教育學府都有代表發表意見,讓我們反思傳統媒體、傳統教育模式,如何應付新媒體、大數據時代的挑戰。
 
最早設立傳理系的大專院校,應屬母校香港浸會大學,當時還是浸會書院的年代,今年已踏入五十年。我入讀傳理系的時候,浸會書院已改名浸會學院。由於是最早辦傳理學科的高等學府,所以當今在傳播界、電影界,依然有不少浸會人,在各大媒體中佔領了重要的位置。
 
較早前浸大校友日,我也參觀了傳理學院,看見當今的教學設備及錄影廠的規模,真是不可與我就讀時比較。那天參觀了杜比環迴立體全景聲製作室,更是亞洲大專院校的唯一;還有人工智能及傳播研究實驗室,虛擬實景演播廳,全部已達專業水平;與當年只有幾個教室,還不是電腦數碼的年代,一切都是配合機器的手動,真是不可同日而語。但現在回想起來,由於貧乏,更要「諗計」搭救,造就了一班拼搏的媒體人,所以亦有艱苦匱乏年代的樂趣。
 
城大的創意媒體大樓空間設計得很好,留白很多給學生活動、交流及展示的空間,還有一個一望無際的露天花園,環境舒適,正可孕育無窮創意。其實香港各大專院校,大部分都有創意媒體系或有關課程,像香港中文大學、香港樹仁大學、香港珠海學院等,都培育了一群在媒體工作的精英。隨著高科技的日新月異,人工智能及大數據的應用,香港的媒體及電影一定又有另一番新局面,迎來鄰近各國地區的挑戰!
 
席間浸大傳理學院院長黃煜教授,馬上向我推薦將於十一月九日舉行的「第一屆全球大學生電影奬」,想起當年,亞洲電視多次協辦的「全球華語大學生影視獎」,已略見國際視野;到今年「全球大學生電影奬」更具規模,據悉已有一百多所大學參加,在此順祝頒奬禮成功圓滿!
 
 






 

再續書緣

昨天我們的新書《我和公關有個約會》得出版商及書店支持,又辦了一場分享會,與各界的朋友們談談我們心中的公關及對於一些危機事件的看法。

和朋友們交流其實是我最喜歡的活動之一,大家通過交流見面的機會,既可認識新朋友,又可對特定的話題互相發表探討,讓大家也能有所獲益,所以各界舉辦的交流活動,只要我時間許可,都必定會出席,認識不同的新朋友。

希望藉「公關」這個專業與大家交流,亦是我的和黃守東推出《我的公關有個約會》的原意,亦是書本名稱的來源。我們都希望,藉本書和大家來一次「約會」。

寫文章是件會上癮的事。昨天有朋友問道我們會否有續作,這個答案是肯定的。今年是我加入影視行業的第四十年,我現正籌備整理我四十年影視生涯的經歷,並集結成書;黃守東亦正籌備一本關於愛情的書籍。在很快的將來,我們將能夠與大家再續書緣。

2018年10月10日 星期三

從42到29



音樂是世界的共通語言,中樂音樂會更是我喜愛的活動之一。今年是香港中樂團第42樂季,剛過去的周五,正是她新樂季的開幕演出,更是「大川音揚」在中國巡演的壓軸篇,其中還有板胡王沈誠及筝后蘇暢的精湛演奏,赢來不少掌聲。



可能是要配合「大川音揚」的主題,以七首樂曲带領觀眾遊遍中國名山大川,仿如傳統七巧版,彼此配搭,完成一幅中國音畫。可惜曲目不是大眾所熟悉的,未能賣個滿堂紅。當今各樂團、舞團、劇團都遇上一個選演項目的難題,市民熟悉的曲目,當然有一定的叫座力,但有時想提升觀眾的欣賞品味,也要不時作出一些大胆的嘗試。其實今次已加了一些觀眾互動的元素,藝術總監兼終身指揮閻惠昌先生,已處理得很到位,將樂團與觀眾打成一片, 讓觀眾成為演出一分子,可說是非常成功!



記得我在富才製作工作的時候,有一年關正傑演唱會,正是與香港中樂團cross over,可說是開創了民族音樂與流行歌曲相結合的先河。近這十多廿年,香港中樂團更與很多流行歌手合作,好像汪明荃、葉麗儀等更是多次合作,也是票房的保證。其實香港中樂團近年已在設計節目上,花了不少心思,與中西京崑粤劇多次合作,更舉辦了多年的廿四節令鼓大賽,相信第42樂季的節目,必定是百花齊放。



剛過去的周六,也正是29年影音使團人生熱線全港賣旗籌款,我也有參與在銅鑼灣賣旗,在路上看見人生百態,有態度冷淡的,亦有不少追著我投錢的熱心支持者。也有認識我或認得我的朋友,給我加油的祝福及鼓勵。



雖然已有42年歷史的香港中樂團與29年的影音使團是南轅北轍,但基督教一直是音樂的宗教,亦不排除中樂與宗教歌曲相結合的機會。要將香港中樂團及影音使團人生熱線更普及化,相信教育及公關工作是非常重要。很多人以為中樂一定很古老沉悶,誰不知現今的中樂是多麽的青春活潑,也有不少學院派的年輕演奏家加盟;也正如影音使團的人生熱線,是一條人文關懷的熱線,是解決人生方向的專業輔導熱線,還正積極發展為可讓人聆聽音樂、詩歌、金句、嶲語的熱線。



期望有一天,我們可更多做公關工作,讓所有媒體在報導有關新聞時,都可將人生熱線的電話號碼8100 8012加上!




2018年9月25日 星期二

我看山竹應如是


周前超強颱風山竹肆虐香港,我們經歷了一場與大自然的搏鬥,慶幸沒有一個人因風暴死亡,但不少樹木卻倒下來了,幾個臨海屋苑都被山竹蹂躪到滿目瘡痍,慘不卒睹,而且還上了一堂危機處理的公關功課!



當山竹還遠在菲律賓附近時,香港網路上已鋪天蓋地說山竹有可能是有史以來正面吹襲香港的最強勁颱風,中心風力已超越所有過去襲港的颱風。這些在網上流傳的預測,已經大大起了一個「吹風」式的警報,其後還有疑似「風眼圖」、「風向風速衛星圖」,最後還加以繪形繪聲的航空機師的說話,將風暴來臨前的預警發酵到頂點。



從這次政府就山竹的應變措施,可見於公關上亦做了不少的準備功夫,包括向傳媒發放政府各項應變措施的消息,例如此次政府就颱風準備的措施及層面是空前的、於風暴前提早召開了跨部門應變處理會議、又提前準備好及開放了各項民防應變措施以及察及消防人員安排危險地區的人士提早疏散等。凡此種種都是希望向外界傳遞一個訊息,就是政府對於來勢洶洶的颱風以及可能發生的風災作出了充份的準備措施。



在山竹離開後,傳媒報道的焦點又轉向了市民復工復課的安排。然而由於風暴過後,交通運輸系統遭受到不同的破壞,加上不少道路受到樹木倒塌所影響,造成風暴後首個工作天中,未完全恢復的交通運輸系統不勝上班人潮的負荷,造成處處都是忙於奔命上班的人潮。天災固然無可避免,但如可將消息統籌發放得更好,便可盡最大程度改善颱風應對的工作。



這次的颱風也展現出「天災無情、人間有情」的精神,市民自發清理垃圾、運輸界人士義載、免費派發原來發給學生的飯盒,都見港人的人間有情。

2018年9月11日 星期二

將「憤青」變「奮青」

一直都聽說《奮青樂與路》這齣音樂舞台劇很好看,發人深省,還獲得第二十七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製作」等六大獎項。知道重演時購票已一票難求,好朋友Doris剛多了一張票,正好在上周五看了重演的首演,也令我興奮了一個晚上。



此劇的幕後班底不少都是在演藝界響噹噹的人物,更何況有我的母校培正中學的新任校長何力高先生擔任監製,劇中還有不少培正的師弟妹參與演出,所以倍覺親切。雖然畢業離開母校已44年,但培正的「紅藍精神」、「至善至正」的校訓,依然銘記心中。首演晚仙姐、寶珠姐、黃子華、蘇玉華、林嘉欣、劉兆銘、甄詠蓓都是座上客,還有不少教育界人士及一眾芳華正茂的觀眾。



常說一部好的演藝、影視、文學作品,可以潛移默化影響一個人的一生,相信《奮青樂與路》正在改變一些年輕人的思維,是否什麼事情都往「功利主義」著眼?其實和諧開心簡樸的生活,才是生命畢生的追求。劇中也有很多少數族裔及視障人士一起參與演出,台前幕後也動用了不少聯校的學生,讓他們在整個劇作的籌劃、製作、綵排、演出中都可全程投入和參與,相信他們都經歷了一個很不一樣的暑假。謝幕前的一些幕後花絮及謝幕時一位菲律賓籍學生及一位港大二年級生的分享,更加看出他們參與此劇過程中對他們的影響及改造。期望日後此劇在「香港話劇團」走進校園的工作坊,更能影響這一代的青年人。



以前常聽人說當今年青人都憤世嫉俗,其實代代年青人都有對社會不滿,為自己的理想發聲;只要在他們成長時,給他們有好的人生教練、生涯規劃師,一定能將「憤青」慢慢變成「奮青」。正如歌詞所說「再拍翼像蝴蝶,重生飛出我路向。面對無涯風霜,用愛重燃心中信仰」。



無獨有偶,上周又參加了好友兼舊同事金鈴為萬希泉設計一對名為「羽化成蝶」的陀飛輪手錶。她也說自己一生都追求突破,如果沒有蝴蝶破繭成蝶的勇氣和力量,人生就不能蛻變。記得第一次見金鈴,我當時正代表亞洲電視到佛山出席一個與廣東電視台聯播的文藝晚會,金鈴既是主持,又是歌手,料不到幾年後她來了亞視成為同事。看見他一直在蛻變,有歌手、主持、擔任時論節目的台前幕後,又是全國首席拍賣官金槌手,更孜孜不倦地學好更港式的廣東話,改造自我形象,現在積極參與慈善工作,更成為設計師,真是一個永不言倦的「奇女子」!



人生就是不斷的蛻變和奮鬥!看見這班「奮青」,看見金鈴,我們何嘗不希望活出生命的色彩,只要堅持不放棄,就有成功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