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2日 星期一

但願人長久


感謝香港浸會大學尚志會再次給予我機會,作為籌款主席,為母校香港浸會大學籌款。這也是我們第二次與導演張之珏師兄合作,包舞台劇專場籌款。張之珏執導的舞台劇,已成為一種藝術專業,品味時尚的象徵 ; 每一次看後,我們都必有新的體會,心靈滿載而歸。尚志會過去也以不同的表演藝術形式,為浸大籌款,同時亦為善長帶來不同的感官體驗,經歷不同的藝術旅程。

當今香港社會動盪不安,我們仍可在忐忑的心情下,反思香港人何去何從?確實并非易事,就讓我們在緊張的局勢下暫放輕鬆,沉醉在舞台劇的世界裡。浸大校友劇藝團早前已宣告成立,本人有幸被推舉為劇藝團團長,幸好過去數十年我都熱爱各方表演藝術,期望在各位演藝界校友組成的顧問團的關心下,可以泡製更多不同類型,不同風格的劇藝演出。除了提升各類表演藝術外,更可為母校及社會有需要的群體籌款。今後都要靠大家不離不棄的支持!

近期不同的慈善團體,都喜歡以慈善首影及包演出一場,作為籌款的一種方法,的確比較省時省力,而且效果都不錯。有時還可加上圖片展覽、個人分享故事,更可將籌款的意義立體化。好像今年母親節,泰山公德會亦以鳴芝聲劇團一場粵劇,作為敬老活動,由善長仁翁贊助,免費招待老人觀看,并結合感動母親選舉及頒獎,加上電視節目推廣,令整個活動更加立體及有意義。

日前我去了荃灣大會堂看一班年輕人用無伴奏形式合唱,個個表演者都充滿陽光和希望,剛好有一合家歡音樂劇亦在另一劇院演出,配合展覽廳的攝影展,看見四川涼山山區村民簡樸生活,也活得很開心自在,其中有一明信片寫著「路的盡頭,就是希望所在」!期望香港早日回復平靜安穩,朝氣蓬勃。值此中秋佳節即將來臨之際,「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2019年8月12日 星期一

憶故人•如夢之夢


認識彭啟堯先生已有二十多年。第一次與他接觸是在1993年北京申辦2000年奧運主辦權,他以大公報公關身份與我接觸,期待亞視可與大公報在香港聯手一起搞「萬眾同心盼奧運」的活動,一起為中國爭取奧運主辦權而宣傳,結集香港各界有心人,齊心為這個有意義的活動發聲。當時已覺得彭兄是一個超認真、負責任、跟進項目極細心,鉅細無遺;并常作兩手準備,是一位照顧周到、一眼關七的公關大員。其後在很多不同的活動或義務工作中,都發現彭兄的蹤影,見他總是認真投入,可以做到的,必二話不說,做到加零壹。

由於他交遊廣闊,總不想得失任何朋友;在很多活動中,他都是來去匆匆。為了捧朋友的場,有時他還趕幾場活動,或是會議一個接一個。與他接觸比較多,是在香港成立孟子學院及香港資深傳媒人協會出文萃的時候,他更嘗試撰寫孟子歌劇,出文萃時事無大小都親力親為。有兩年香港廣告業聯會在國慶聚餐時,他又創新地提議頒發紫荊盃予最優秀的廣告客戶。當晚見他台前幕後打點一切,根本沒有吃過任何美食;且他不論對受薪或義務工作,總見他開心積極地處理,一絲不苟,而且處處考慮別人的感受,且是一位言出必行的朋友。

直到三、四個月前,與他聊天,才知道他患有嚴重惡疾,但見他依然敬業樂業地處理事務,特別是義務性質的工作,依然樂此不疲。我勸他多找時間休息,沒想到,料不到頃月後便收到他病重入院,還進了深切治療部,正想找時間探望他,沒多久便收到他已離開世界,嗚呼哀哉!慶幸他臨去前認識主耶穌,還接受了洗禮。喪禮中,看見不少資深傳媒人都發文記念他,可見他人缘頗佳,亦知道他一生只打過一份工作,更看到他只管拼搏、永不言倦、奮鬥到底的人生。

湊巧的周末剛看了一齣接近八個小時話劇「如夢之夢」,觀眾透過一眾劇中人物生命中的高山低谷,透過不同垂死病人講述自己生命故事,才能醒悟,從他人生命故事中「看見自己」,放下總比執著更能輕身上路。由於此劇是在西九文化區藝術公園自由空間「大盒」演出,也是我第一次去這片「西九文化區」。靠公共交通工具去西九是選擇不多的,料不到從柯士甸西鐵線站出來竟要走半小時多。在烈日當空下,我抵達時已汗流夾背。我環顧四周,恰似在荒漠中找綠洲,這𥚃果真是「文化沙漠」?我一直對西九文化區沒有好感,可能拖拉了這麼久迄今依然是完成的建築物不多,交通又是如此不濟,相信以後還會吸引我到此看演出的機會不大。

「浮生若夢,若夢非夢,浮生何如,如夢之夢。」但我深信彭啟堯的一生,絕不是一場夢!




雙城記

最近兩周,因自己公司即將在澳門有活動舉行,故常遊走於香港及澳門之間,幸好都沒有受到上環一帶警民對峙的影響,依然可經港澳碼頭往來。這使我想起查理• 狄更斯在「雙城句」描述倫敦及巴黎兩城市的名句: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這是智慧的時代,也是愚蠢的時代;
    這是信仰的時代,也是懷疑的時代;
    這是光明的季節,也是黑暗的季節;
    這是充滿希望的春天,
    也是令人絶望的冬天⋯⋯」
狄更斯寫這本書時正值法國大革命,香港現時雖不是什麼革命,但因逃犯修例而爆發的不滿情緒及激烈行動,已是遍地開花,所以用這幾句說話來形容香港目前的情況,也未常不可。當今新媒體網絡盛行,很多時也未必是「有片有真相」,很多訊息更難辨真假。

一直都喜歡澳門依然有小部分地區,保留歐洲小鎮風味:石仔路配以顏色鮮豔的平房,悠閒的居民,編織成一幅寧靜的圖畫。相對香港每周末都有的遊行示威完結後醸成衝突,成了强烈的反差。

想起澳門回歸前黑社會猖獗,時常發生槍戰,人心惶惶。記得二十多年前,亞視有一次往澳門拍攝劇集,因之前有些手續未辦妥,導致被黑社會阻撓拍攝,我馬上連夜趕往澳門與黑幫大佬吃飯見面,由於我們相互尊重,黒幫大佬也看見我謙卑地尋求解決方案,絕無高高在上的姿態,結果困局迎刃而解,翌日亞視便可以恢復拍攝,並提供各方面的協助,化干戈為玉帛。所以只要懂得處理公關危機,有事發生絕不拖字訣而是馬上解決,並且謙卑溝通,虛心聆聽,往往危機也可變為轉機的。

又記得澳門綜藝館開幕時,我曾製作了「總督關正傑演唱會」及其後的陳百强演唱會。回歸後,2006年的亞姐也曾在澳門小巨蛋舉行,當年還由來自烏克蘭的舒夫真高奪冠,由於她不懂國粵英語,只懂俄語,亞視雖不能大用,但卻引證了當年的亞洲小姐競選是真的公平、公正、公開。由於要製作這幾個活動,我都在澳門小住一段時間,對澳門也有一定的了解及認識。其後因建新賭場及渡假酒店而大興土木,突顯了澳門紙醉金迷及娛樂一面,但依然保留了澳門歷史城區,導致「澳門歷史建築群」共有二十多項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充分體現歷史文化與現代生活及前衞建築物可以並存,并在澳門可得到平衡地發展。最可惜香港早期沒有好好保育歷史建築物,為了城市發展而將一幢幢特色的歷史建築物摧毀,所以很難從建築物可以見到香港的歷史發展,難怪香港很多學生對歷史,特別是香港史都全無認識。我常説不了解歷史的發展,便很難可以借故喻今,總結前人的經驗智慧。

期望香港很快可以恢復平和,人人都能感受到生活的美好,並且常存感恩!


2019年7月15日 星期一

我所期待的書展


一年一度由香港貿易發展局舉辦的香港書展,今年踏入第三十屆,717日至23日在香港會展中心舉行。今年共有686間參展商,應是歷年中最多及最大規模;并以「科幻及推理文學」為主題,倪匡、黃易、杜漸等獲邀出席,除他們外,還有來自世界各地的作家,在書展期間有一連串的見面會、簽書會及座談會。從第一屆書展開始,除了兩三年我不在香港外,每年書展我必在會場內張羅幾天。

很多人都以「趁墟」來形容書展的入場客,的確,幾天吸引到一百萬人進場絶非易事,而且正值炎夏,入場者還要在露天地方排長龍等候進場,汗流浹背,其精神已值得嘉許,當中不少人都是一年只會到書展「揀書入貨」。由於自己自讀中學開始,已是一個「書痴」,一有時間總喜歡逛書店,港九地下及樓上書店都曾踏遍,每天放學總在書店流連一番才返家。直到現在,逛書店的習慣依然是我假日的樂趣。我懷緬已逝去的南山、青文、友聯、集成、波文、洪葉、文星、傳達等等書店,突然忽發奇想,想寫一本「書屋懐舊集」,抒發自己這五十年來的讀書與逛書屋心情。慶幸自己過去兩三年也出版過兩本小書,但與純文學作品仍相距甚遠。

因為書展,我遇過很多心儀的作家,像白先勇、龍應台、蔣勳、吳淡如、張曼娟、西西、鍾曉陽、姚雪垠、張賢亮、張承志等等,每次參加熱門作家的講座,都要提早報名,否則只能望門興嘆!我曾經期望書展有一天能通宵營業,讓真正愛書的人,在深宵夜闌人靜之際,可以發掘到一些被忽略、被遺忘的滄海遺珠,可以享受「啃書」的時光。我更希望可以多一些新詩詩人在書展出現,推介他們的作品,因為詩最能反映時代的呼聲。還有一個最大心願是藉著香港書展,可來一次台灣旅美或居美作家的大集會,像聶華苓、於梨華、白先勇、鄭愁予、楊牧等等,想大部份人現都年在八十以上了!

今年書展前一周,香港中小企書刋業商會也曾討論香港出版業是否已窮途末路?出乎意料,部分與會者都沒有這麼悲觀,深信只要有好書面世,實體書及電子書都各有一班捧埸客。今年香港影音使團創世電視,在「基督教書坊」依然有展位,除推薦一些洗滌心靈的作品外,更給七百萬香港人帶來「幸福小組」計劃。藉著「幸福小組」的推動,期待香港人很快又回復平靜安逸、積極向上的幸褔生活!






2019年7月1日 星期一

我所認識的姚珏


轉眼間,認識姚珏也有十多廿年了。那年因為電視台要做救災籌款節目,請來她及鄭慧同台演出。湊巧的,她們也是合奏《梁祝》一段。從那天起,我已發現姚老師是一個很有個性的揚眉女子。由於也與他先生魯恭認識,所以那段日子與她見面的機會是蠻多的,一知有她的演出,我也馬上撲票捧她場。而且她還做很多富有創意的跨界演出,在推動藝術教育及培養年輕音樂家方面更不遺餘力。

記得六、七年前有一次與她在大坑茶聚,那天陽光正好,我和她坐到咖啡室外面,陽光正灑在我們身上,聽著她眉飛色舞地講述想成立一個以優秀的青年音樂家為主的樂團,一邊進修技巧,同時又增加演出機會,更可與內地及世界各地演奏家同台演出,不出一年便看見她成立了「香港弦樂團」,可見她認為是值得做的事,必全力以赴,並想盡方法,為樂團爭取不同的演出機會。

又有一次,她告訴我與城市當代舞蹈團將有一次破天荒的演出,跳著舞拉小提琴,還要剪一個很前衛的髮型。那天我去捧她場,見她一出場,已被她的造型動作吸引著,以一個音樂家作舞步演出,應該說是成功的。知道她今年八月中,也會聯同香港弦樂團,參與香港舞蹈團的演出《弦舞》,在此預祝他們又有一次成功的跨界演出。

其後因各有各忙,我和姚老師的見面少了。直到去年,黃守東協助姚珏做一個破世界健力士纪錄,千人同時演奏《獅子山下》的活動,我也有去見証這個破纪錄的演出,順道恭喜姚珏的創舉。談話間知道她除帶領香港弦樂團在香港落區演出,讓聽、學習弦樂普及化、平民化,真是用心良苦,亦展開一帶一路國家的演出。今年又積極到大灣區的城市作交流演出,她認為只有讓樂團有不斷演出的機會,才能提升演出技巧及藝術造詣。

今年正值《梁祝》小提琴協奏曲面世60周年,日前姚珏連同廖國敏指揮,帶領香港弦樂團作《永恆的梁祝》演出,同時慶國慶及回歸,全場爆滿。一幫年輕音樂家渾身解數的演出,技巧带出感情,將60年的樂章,演奏得淋漓盡至,姚老師的小提琴演奏更是如痴如醉!

城市需要音樂才有養分,生命需要音樂才多姿多采。祝福姚老師带領香港弦樂團在一帶一路的國家,粤港澳大灣區的城市,再創輝煌!



2019年6月14日 星期五

尊榮文化


對一個於社會有貢獻及成就的人,或有強烈的正向能量,發奮向上的精神,給予適當的鼓勵及表揚,一定可以成為別人奮鬥的憑藉。這也是一種值得敬重的尊榮文化,實應大大推動。

上周我和黃守東成立的「傳播亞洲傳訊顧問有限公司」,承接了由國際榮譽院士基金,以及美國格林威爾市、美國格林威爾大學共同創辦的「格林威爾國際傑出成就獎頒獎典禮」公關宣傳、聯繫執行的工作,見證了四十三位有卓越成就或是創新奮鬥精神的獲奬者誕生;相信透過他們的經歷及故事,一定可以感動許多香港人。其中還有多位是我熟悉的朋友及演藝界人士,看見他們獲獎,送上我由衷的祝福。

當中最重要的終身成就大獎,由鄭明明教授獲得。我與明明姐認識接近四十年,最早也是因「亞洲小姐競選」,她的化粧學院予我們佳麗化妝及皮膚保養的工作而認識,其後亦參與了「未來偶像爭霸戰」的化妝美容任務;每次她都叮囑團隊給我們最優秀的服務。明明姐也是最有先見之明,獲邀到內地開山創立化妝學院的大師,故素有「美容教母」的稱譽。她也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成立了「藝人之家」、「美麗之家」,將自己的地方予藝人及台前幕後的朋友,定期聚會,分享他們工作及生活的苦與樂,從而認識上主,帶領很多人走出生命的困境。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她在劉曉慶落難時不停的鼓勵和探望,所以她真是帶給人們由外至內的美麗人生。另外金鈴的女企業家大奬、羅霖的魅力人生大獎、黃智賢的毅力演藝大獎,胡美儀的社會關愛大獎,都是實至名歸;亦看到他們多年在演藝界的奮鬥,及利用工作以外的時間轉型,或服務社群,這一切都是感動人心的力量,在此也一一送上祝福,讓他們的傑出成就,繼續發熱發光,服務社群,激勵更多人充滿正能量。

上周亦是Jessica雜誌頒發最成功女性及表揚女性不同成就的奬項頒授活動,我的好朋友呂施施,青年廣場總幹事亦獲獎,看見她多年來的努力,終於獲得社會認同,心𥚃也是無比的感恩。Doris不單在工作上有卓越成就,也一直都參與不同的慈善義工,我們就是結緣於1993年「香港演藝界減災扶貧創明天」一系列的籌款慈善活動,那時我們都是義工,一晃也是認識接近四十年。這些年來,她亦努力學習,得了多個學位,她的孜孜不倦,在繁重工作之餘,還參與不同的社會服務,同時對朋友家人關懷備至,全然付出,這一切都是值得我學習的榜樣。

記得我在亞視最後的日子,仍堅持舉辦了「第五屆感動香港十大人物頒獎禮」,就是要彰顯一些對社會有貢獻或是一些藉藉無名但感動了香港人的故事。從第一屆開始,都得到香港市民的廣泛認同,也成為香港良心的體現,這亦是尊榮文化的推動。近日,我亦積極籌備粵港澳大灣區的一些頒獎活動,亦希望得到粵港澳大灣區市民的支持,大家拭目以待!






2019年6月1日 星期六

圓夢的時代


記得小時候看電視節目「聲寶之夜」,一盞燈、兩盞燈至最高分的五盞燈,影像片段依然歴歷在目,香港不少歌手都是從這個節目孕育出來的,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應算定葉麗儀吧!其後,很多歌手都是因參加歌唱比賽而一舉成名的,好像張國榮在《亞洲歌唱比賽》取得亞軍,張學友在《十八區業餘歌唱大賽》奪魁,李克勤也因參加保良局的歌唱比賽而成名。記得當年我正服務的「富才製作公司」曾派我作說客,游說張學友簽為旗下藝人,可惜因唱片公司的介入而告吹。後來兩間免費電視台更舉辦《新秀歌唱大賽》及《未來偶像爭霸戰》,後者還在紅磡體育館舉辦總決賽,讓參賽選手一嘗站在萬人館,亦是香港演唱會的殿堂場館表演的滋味。故607080年代,可說是「選秀的黃金年代」,從萌芽到當今的成熟時期,「選秀」及「真人騷」,都是比較吸引觀眾的節目。

千禧年代,無線及亞視又展開激烈的「選秀戰」,選美節目已臻成熟,難有突破,但選秀真人騷還有很多發展空間。像前者的《殘酷一叮》,後者的《一舉成名》; 到後者的《亞洲星光大道》、前者的《超級巨聲》。這段時期,也正是內地選秀真人騷也加入戰團,到了巔峰對決的狀態。由最早湖南衛視的《超級女聲》到《加油好男兒》到後期購買外國模版而製成的《中國好聲音》,更是一錘定音,掀起了製作、贊助及收視的巔峰狀態。我在北京工作幾年,正值中央電視台也要引進新節目形式的時代,故我為他們改造了《音樂擂台》,正奠定了後來《星光大道》的基礎,大量素人的興起,亦發掘了一批已不火紅的台灣歌手做評委,這也算是始料不及吧!其後更因科技網絡的發達,智能手機的流行,人人都可成為自媒體,又進入了「網紅」、「KOL」的年代。

在芸芸選秀節目中,我比較喜歡《美國殘酷一叮》(American Got Talent) 的趣味性及才藝多樣化,而且在比賽中還要加進創意,才能出奇制勝,在不少國家都有同類比賽節目。直至我知道上海東方衞視有個《中國達人秀》,我也不時觀看及關注,有幸今年第六季的《中國達人秀》,我和黃守東的公關顧問公司成為港澳賽區的正式授權單位,讓不同國籍,不同年紀的朋友,在同一天空下,展現各自的才華,不再是追夢,而要在這個平台圓夢。

在過去選美及選秀的過程,我曾經慫恿過不少猶豫不決的朋友參加,也游説了不少曾萌放棄比賽的念頭重新奮鬥,最後還得了優秀的成績,所以我也在此呼籲,所有有才華,會追夢的朋友,不要放棄任何可能成功的機會,因為這是一個圓夢的時代,我們會向您給力,發揮您的創意,展現您的才華吧!